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切换风格
花拾网 首页 花拾网 花拾资讯 查看内容

Harbal House 香草屋前传

时间 : 2019-10-14 09:15

作者 : 花拾小编 来自:花园实验室

 查看 : ( 148 )  评论 : ( 0 )

摘要 : 第一眼看上香草屋是它的配色,白与绿,纯白,灰白,米白,亮白,深绿,浅绿,中绿,薄荷绿。第二眼看上是它的质感,搪瓷,玻璃,马口铁,亚麻,棉纱。精致,素雅,静寂,好像一个梦。日本杂志对它的定义也完全不一致 ...

第一眼看上香草屋是它的配色,白与绿,纯白,灰白,米白,亮白,深绿,浅绿,中绿,薄荷绿。

第二眼看上是它的质感,搪瓷,玻璃,马口铁,亚麻,棉纱。


精致,素雅,静寂,好像一个梦。

日本杂志对它的定义也完全不一致,有的说是法国田园风,有的说是古董杂货风。

转发了很多次图片后终于下定决心,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我得去看看它。


香草屋在日本埼玉县,本以为是在一个高雅时髦的市郊别墅区,没有想到巴士一路穿过泛青的田野和河床,远处秩父群山的影子越来越近,才意识到,这是快到山里了呀。

下车后还有一段漫长的路,正是樱花吹雪的季节。

田地的中央不断出现一株株硕大的樱花,一阵风起,卷起漫天花雨,在神社边没人的道路上铺天盖地而来。


美则美矣,却是完全不对的意境。

我要看的是一个法国乡村风的精致小天地,难道它却隐藏在稻田,神社和樱吹雪里吗?

跟着谷歌地图到达目的地后,再爬上山丘,穿过新绿初生的小树林,终于找到了香草屋那标志性的入口。

二层建筑的房屋不高,做成童话里的小屋样子,爬满了爬山虎和薜荔。


一辆小自行车,一个小陶罐,一个小黑板。

都是那么日常的道具。

再回到房屋,小铁门,小标牌。

忽然间让静如止水的眼前一阵波澜起伏,是开放的铁线莲,一株蒙大拿。

有好多年了,盖满了半个屋顶,正是花期,一片粉白。

虽然之前写邮件联系过,还是很紧张的按了门铃。

出来一位白色衣裙的女士,个子不高,看不出年龄的小小的脸,五官细致,衣裙是乳白色的蕾丝,还有二十世纪初画作里那种头巾。

说惊艳肯定是不对的,因为根本就不艳。

“早上好啊!”对方也有点矜持:“早上好!”

还好双方的关注点都在那道杂志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狭窄的楼梯,仅仅够一个苗条的女士通过。

两旁是薜荔、蕨、开败了的铁筷子、常青藤。

小叶子、大叶子,长藤子,短藤子,黄花斑、白花斑。

各种绿,各种清新。

屋门口挂着小挂铃和写着Welcome的小猪脸盆,生锈的铁皮小屋模型、白色的铁丝鸟笼。

东西可真不少,还好缠缠绵绵的木通藤蔓把它们整合起来。

脱了鞋,终于进屋了。

“真的是跟图片上一样美呢!怎么会想起来建造这样的屋子和花园?”

有点羞涩地回答:“你知道塔莎奶奶吗?最早我是读了她的书。”

原来是这样啊,影响了多少人的塔莎奶奶。

壁炉里有塔莎奶奶的小屋模型。

“我特别喜欢蕾丝,就想成为做一个蕾丝花边的塔莎花园。”

屋顶上悬吊下来蕾丝,密密迭迭的,有着一种繁复而柔软的美,好像很多人内心里的小公主。

在沙发上坐下来,春天的光线穿过窗格,有种日和的平静美好。

主人端上来咖啡和点心,胡萝卜蛋糕上托着冰激凌。

味道是淡淡的,柔软的,好像是给小孩子的食物,浓浓的胡萝卜味,又像童话里适合小兔子的食物。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花园的呢?”

“有二十五年了。""那么久了啊?""那时候日本还没有人做开放花园,我家大概是第一家吧。"

表情绽开了,笑容里有一点点小得意。

"为什么会想到开放花园呢?"

"那还是只有电邮的时代,开放花园,这样可以和更多的人交往。"

"那时开放花园一定很稀罕吧?”“是呀,那时候做点什么都很特别,倒是现在呀,做什么都不稀罕了,都不会让人吃惊了。”

小小的抱怨里带着一点小爱娇。

拿出来一叠《我的乡村》杂志,登载着她家的照片。摊开的一页上的她穿着精美的蕾丝衣服,是一篇讲花园服饰的专题。

也有完全讲花园的专辑。

“以前花园的样子跟现在有点不一样呢。”

“最初的时候种了很多香草,迷迭香,百里香,薄荷这些,所以才起名叫香草屋。”“

“这么阴的地方,怕是不太适合种香草吧。”

“嗯,我是喜欢它们的叶子,都是绿色,但是又有不一样的纹路形状,现在把不适合的香草换成了绣球、薜荔,还有常青藤这类的叶子。”

窗户里映出常青藤的叶子。

“有的时候还会加一些附近园艺店买的应季的草花,角堇、金鱼草这些。”

“你很喜欢篮子吧。”头顶上有大大小的篮子,“都是哪里买的呢?”

“都是各地的古董市场上买的。因为喜欢古董,经常跑古董市场,去年为了去名古屋的绿色集市,还和朋友坐了一晚上夜班长途巴士呢!”

说起古董就没完没了,显然是最喜欢的话题。

“太辛苦了,我这个年龄真是不适合坐长途巴士了呀!再也不想这么做了。”

说是上了年龄,抱怨中却带着少女般可爱的娇嗔。


“可以看看花园吗?”

穿过陈设着搪瓷餐具的小客厅,眼前阳光一亮,是在图片上看过很多次的阳光房。

一条厚木板做成的茶台,一蓝一红两把椅子。椅子并不配对,椅背的造型一个圆一个方,椅子脚也是一个折叠一个四脚。

一大一小两把搪瓷壶,白身蓝把手,倒是一套的。

窗台上一排小小的盆栽,对于畏冷的花苗,真是一个晒太阳的好地方。

有报春花、龙面花、摩洛哥雏菊,正在盛开,也有完全还是绿叶的天竺葵和铜钱草。最后它们都被一角球兰长长的枝条和肥厚的绿叶统一起来。

阳光房的角落有一扇天蓝色的小门,里面是什么呢?很是好奇,但又不好意思提问。

算了,就让它做一个小谜题吧。(第二次去我打开看了,猜猜是什么呢?)

料峭的早春,阳光房里是最惬意的地方,也是最适合主人拍照的地方了吧。


出门是极小的花园,其实只是沿着房屋的一长溜狭窄的过道,顶头是座椅和花台。

头顶上晾晒着衣物和一个个塑料篮子。

“我喜欢用塑料篮子种花,它们的透气性特别好。”“塑料篮子?很丑吧?”

“可以选好看的颜色呀。”答案这么简单。

用旧了的绿色篮子完全没有了塑料制品的粗劣感,反而呈现出一种脆弱而又颓废的状态。

下面墙壁上装置了木板,挂着挂杆与挂钩,各式各样的旧厨具成为了花园的装饰。也许不完全是装饰,还可以开始一场即兴的下午茶。

正对着是一座特别迷你的小屋。“这一定是为花仙子们建造的?”“不,我也进得去。”

娇小的身材看来真的是有好处的,瞬间为自己的高大惭愧起来。

球兰、日本吊钟和秤锤树,过几天开花的时候一定很美。

绳子上晾着小手帕还是小台布,用途都不重要了,反正它们在春风里飘着就够美了。

细细的枝条上山绣球还在孕蕾,玫瑰冒出殷红的新叶,开放了一个冬天的角堇形状已经走形,不好看了。

“嗯,花开过了,该收拾了,但是还是不舍得丢。”

转出来撞到熟悉的铁皮小屋模型,是门口。

回首一看,不敢相信,这么小的空间,我居然转了快一个小时,拍了几百张图片。


虽然知道该告别了,但是舍不得走,平白找出点话题来扯。

“也会出国看花园吧?”

“很多年前去过英国,看了乡村和花园。”“但是杂志上说,您的花园是法国风格呢?”“嗯……法国,想过很久很久,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没去。”

“买了介绍法国的书,最想去的是尼斯边上的一个小城市里的花园,做了很详细的攻略。上山的路、到了山顶的风景、俯瞰下来的地中海……好像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出来。”

“啊,你说的那个花园我也曾经想去过,是那个有仙人掌的花园吧?”

“大概是吧,反正最后是没去。”说到这里笑了起来。“大概它在头脑里的印象太深刻了,后来反而觉得去不去都无所谓了。”


“我觉得出版社给您定义的法国乡村风不太正确呢。你知道吗,在中国我们都叫这个风格日本杂货风。”

“啊,是吗?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呢。”美而不自知的样子。

“是啊,和英国法国都不一样,完全是自己的风格。”

“你这么说倒是也有道理。要说日本杂货风格,那我是更应该有自信的拿出来呀!”

小小的脸仰起来,露出矜持的笑容,其中也不乏小傲娇和小自得。

头顶用洗发水瓶剪成的灯罩在春风里摇晃,到了夜晚,它应该透出温暖的橘黄色光芒,就和主人此刻脸上的一样。

可惜我不能等那么久了。

离开香草屋回去的路上,那座古旧的神社鸟居门前面依然在樱吹雪,地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粉色的花瓣。

忽然想到,如果事先没做功课,那该多好。

就这么穿过漫天的樱花雨,突然站到一条新绿的小巷尽头,眼前是小小的木头椅子、栅栏门和生锈的铁罐。

楼梯边薜荔爬在墙上,风灯摇晃着自己的影子,罐头盒里角堇开过了季,已经失去了该有的姿态。


-end-


来源:花园实验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