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切换风格
花拾网 首页 花拾网 花拾资讯 查看内容

人体花饰|重形、重艺,更重制作 ​

时间 : 2019-10-8 09:17

作者 : 花拾小编 来自:花店花艺专刊

 查看 : ( 130 )  评论 : ( 0 )

摘要 : 尽管2020“欧洲花艺冠军锦标赛”中国选拔赛暨第四届优尼杯花艺大赛(成都赛区)已经结束,但评委会与参赛选手们仍然围绕“人体花饰”展开积极讨论,本刊也就此话题采访了INTERFOLRA国际评审及部分花艺设计师们。以安 ...
尽管2020“欧洲花艺冠军锦标赛”中国选拔赛暨第四届优尼杯花艺大赛(成都赛区)已经结束,但评委会与参赛选手们仍然围绕“人体花饰”展开积极讨论,本刊也就此话题采访了INTERFOLRA国际评审及部分花艺设计师们。

以安全为前提,创作精致作品


人体拥有曲线美,而人体花饰是以人为基础而创作的。作品的创作与设计都应是锦上添花,而不是将其丑化,“作品比例失衡,色彩搭配不当都是扣分点”。当评审在查看一件作品时,会设身处地地去考虑模特的感受,考虑作品与人体的贴合度,而不是生硬套用评判规则。
 


不管是“世界杯”花艺大赛选拔赛,还是“欧洲杯”花艺大赛选拔赛,“人体花饰”作品多是以架构设计为主轴,再辅以花材进行装饰。但,值得注意的是,架构类作品往往偏重,考验模特自身的承受力,短时间内属于体力消耗,但时间渐长,铁丝、扎带等材料都会令模特感到不舒服,出现压迫的痕迹,甚至是血痕,这些都是人体花饰的大忌。


在大型竞赛中,花艺设计的巧思、制作手法只是评审考察的一部分,模特的穿着感受也是评委考量的部分。因此,有经验的设计师会竟尽可能选择安全性更高的做法,譬如在作品下方用布料、毛料或是叶片等材料设计出底垫,避免作品的结构和容易造成伤害的部分与模特肌肤直接接触。今年“零交会”上,荷兰设计师PIM Van Den Akker的人体花饰作品,每一件内部都有布料作底衬,且确保作品在展示中亦不会松动、脱落。来自中国台湾的花艺设计名师李嘉伟也曾说过:“保护模特是人体花饰设计的重要环节,她们可以辛苦,但是不能受伤”,深以为然。


它是可穿戴、行走的作品


在大型赛事中,人体花饰大多被要求舞台展示。我们需要知道,人体花饰是结合人体形态而制作的,绝不是将作品生硬的强加在模特身上。从本质来说,人体花饰与服饰设计异曲同工,在肩线、腰围、胸线的部分都需要与模特身材贴合,不能强制的硬套上去,需要留有余地,给予可调节的空间,确保穿着的舒适度。

 
这也意味着,作品不仅要有独特的设计视角,还要有精细的制作与漂亮的收尾。“人体花饰是可以走动的,大家会从各角度去观察,不能只重视某一个面向的设计”李嘉伟认为,任何一件作品都有主展示面,但侧面、背面同样不应忽略,可以是非装饰性的设计,但不可以完全不管。更重的是,一旦作品暴露出瑕疵或漏洞,无疑是增加扣分数额,也会降低作品的完整度。

 
同时,在选材方面,不管是花材还是资材,它的材质和质感都要相互匹配,尽可能贴合模特的曲线,确保走动时能够更为灵动。众所周知,人体花饰涉及头饰、腰饰、腕花等多项内容,设计师们往往会将它们分时段进行制作以确保制作进度与花材新鲜度。值得注意是,设计是具有延续性与连贯性,作品在形态、色彩、质感等方面应保持一致,而不是风格迥异的独立设计,“这样往往会让评审和观众找不到作品的重点,从而影响作品的整体评分”评委如是说。

 
此外,在人体花饰的展示环节,模特与作品合为一体,模特是作品的演绎者,作品是模特的外衣,为了呈现出作品的最佳状态,设计师应提前给予模特指导,“我们往往通过音乐,向模特传达作品情绪,让模特对作品有初步理解,后期才能在展示中以身形变化凸显作品的感情”李嘉伟说道。


竞赛不只展示,还有赛事规则
 
从比赛来看,参赛选手往往重视服装的选择,甚至将服装作为重要环节。实际上,比赛多以设计为核心,服装只作配合,“不管服饰多么精美,我们考察的始终是作品本身”INTERFLORA国际评审曾说。并且,在比赛中素面服饰是更为安全的选择,如果服装颜色过于花俏,而作品与之无法匹配,反而适得其反。

 
提到作品的契合度,花材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作品的高级感取决于设计与材料,但价格高昂的花材不等于有高级感的花材,由于花材产地、运输等多方面原因,花材价格因地而异。因此,在花艺设计中,优先选择匹配度更好的花材,当色彩、质感等方面能够契合的时候,作品表现力也会得以提升,若是一味追求新奇花材,难与作品融合也是枉然。


因此,优秀的“人体花饰”作品绝不是单纯的花艺创作,它既是设计师基本功的展现,也考验设计师对作品细节的把控。当我们关注设计的美感时,也应当考虑力学、平衡与美学的结合,只有反复练习与思量,才能制作出精细、舒适的人体花饰作品。


-en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