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切换风格
花拾网 首页 花拾网 花拾资讯 查看内容

云南花卉秀肌肉,"带头大哥"未来之路怎么走?

时间 : 2019-7-17 10:55

作者 : 花拾小编 来自:中国花卉报

 查看 : ( 51 )  评论 : ( 0 )

摘要 : Focus这几天,在昆明举办了2019中国国际家庭花卉园艺展、第二十届中国昆明国际花展、第十九届中国花卉零售业交流会。在展会期间我们获取了一些数据:云南省2018年的鲜切花产量达112.2亿枝,产值达100.6亿元,其鲜切 ...
 Focus

这几天,在昆明举办了2019中国国际家庭花卉园艺展、第二十届中国昆明国际花展、第十九届中国花卉零售业交流会。在展会期间我们获取了一些数据:云南省2018年的鲜切花产量达112.2亿枝,产值达100.6亿元,其鲜切花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53%。其中,康乃馨产量占全国的85%以上,玫瑰产量约占全国的70%,鲜切花产销量已连续25年保持全国领先。


也就是说,在中国买10枝鲜切花,有7枝来自云南。


电影《功夫》里冯小刚喊话:“还有谁?!”“云花”有这样喊话的资本。


资本不仅体现在花展秀出的肌肉,更有整个云南花卉产业的张力作保,斗南花卉市场总让人有想买花、卖花的冲动,因为那些花品种多,而且又好又便宜,市场想象空间大。当然,“资本”有来由也有时效性,做大哥的路很孤独,前路没有参照物。


花展期间,我们走访了一些云南花企,除了参展的企业外,还去了昆明嵩明、宜良,玉溪澄江花卉生产基地,斗南的花市,深入云南的生产一线。我们观察到一些现象,也在思考怎样才能做出更好的花卉园艺产品。

一、美学


在整个花卉园艺范畴,花艺最讲究美学功底,可美学没有度量尺,观众的尖叫、朋友圈发圈及点赞率或多或少能说明些问题。


花展及零交会现场有大大小小不少场秀,大部分花艺作品已经趋势于架构式呈现,这与“秀”的美学呈现有关,但也反映出花艺产品的架构趋势。架构式花艺作品将园艺美学引导到一个新的市场环境,譬如建筑设计、园林设计、花园设计、商场打卡点设计、服装设计等,都能从中汲取营养。


在网上不乏各种嘲笑国内建筑、园林设计“尬美”的声音。可乌鸦站在野猪身上,谁也别笑谁黑,美学缺乏普遍存在,多少人连自己植物的照片也拍不好、服装也搭配不好。


我们相信将美学应用在企业和产品的“包装”上能够给人舒适感,但包装不等于伪装,这一点许多做产品生产的人都存在误区。无论产品设计、展位设计还是展场服装设计,国外展会走在前面,所幸我们也在紧跟,只是种植基地还有所欠缺。


二、技术含量

什么是园艺高科技企业?其实我们更倾向于投票给打磨基本功的工匠企业,无论是新品种、新材料,还是新技术。


展会主会场总面积约5万平方米,来自以色列、荷兰、日本、泰国等18个国家的400余家企业或团队。其中省外企业占参展企业数的50%,国外企业占参展企业数的13%。荷兰组团参展,领事馆领导出席。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标签:国内企业其实单点技术并不差,比如说山东、广东的新材料展商们,以及部分拥有种质资源的企业。


可相较一些国外企业和团体,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答案或许是“系统性”,围绕整个产品体系的供应链系统服务。包含了理论、品种、技术、材料、研发、销售、营销等等。我们发现,国外的不少企业,已经从技术型企业延伸为技术服务型企业,值得学习。


邯郸七彩园林的王健明通过自身实践发现,以国内的供应链体系,打造或组装与国外差不多的设施,成本只是他们的三分之一,而且更接地气。


关键在于,很多零件厂商面向了大农业,没往花卉园艺联想,需要有人把整个技术串联起来。而目前我们串联最多的或许还是生产商、渠道与消费者,所以平台们方兴未艾。

三、平台

平台很多,我们不想点名。大家纷纷涌入赛道,争抢流量,培养团长及基地经理,一边下基地一边见资本,花卉市场的消费场景在流量的引导下,左一榔头右一棒槌。徘徊不定还是献祭大招,我们也猜不准。


一些KOL开始成长为渠道平台,朝供应链伸手。前几日网上曝出一文,大意:在服装与化妆品行业,网红KOL将重塑产业供应链,“直播”助攻。


花卉园艺的直播今年开始到达顶峰,在展上也有发现。不过大KOL还是相对谨慎,比如坤哥,我们看到他只是采集了些素材。


直播虽然讲求即时性与真实性,但也需要前期缜密的脚本以及产品梳理,植物具有区域性,技术难以统一标准化。所以以KOL重塑产业链的说法,我们认为在花卉园艺领域有些夸张。


可还是引发了情绪发酵,有人恐慌,有人兴奋:狼来了,你是反抗派还是降临派?


引用一个例子:小时候,很多人都被坏同学“恐吓”过,他对你放狠话:“放学你给我校门口等着!”无论结果怎样,你都被困扰了一整天:“他居然叫我等着!”


如今的资本市场有句话:镰刀太多,韭菜不够割。从中反推,狼也有畏惧与危机,尤其“没有羊吃”的时候。


所有的危机都是从流动性开始的。如今的流动性靠资本与流量续命,如果续不上命,流动性在渠道端栓塞。被诱惑的生产端还在前赴后继,最终产能与库存堆成了堰塞湖。


无论是社区团购、平台电商、直播带货,还是引流、资本下注,我们认为都会有一个回调期。顶层设计也随之出现回调,用以填饱产能、消化库存,这里的产能与库存主要指基建。


四、导向


在云南,花卉产业园区建设扶摇而上。


这两年云南新晋了两个大型与花卉相关的园区,分别是红河现代花卉产业园区(弥勒园区、泸西园区)、开远高效现代农业产业园,再加上之前嵩明县小街云南省花卉示范园区、呈贡新区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区,四大天王盘踞滇中。


除此以外,不少地方还兴建了小型集群带,部分国企与科研院所也在合作小型园区,城投、农投、林投们又开始浮出水面,不少平台公司与地方财政体系重新捆绑。


而以前谈城投色变的债圈,今年又重回对城投债的信仰,哪怕有地方暴雷。


当然,除了园区“自己”融资,地方政府必然会添火。


资料显示,2019年,云南上半年发行债券374亿元,其中第六期于6月底发行,共计111.9亿元,农林水利建设35.5亿元,市政建设22.5亿元,交通建设10亿元,高原湖泊治理6亿元,其他公益性项目37.9亿元。


上述资金有多少会流入花卉园艺相关行业不好说,但据我们林林总总收集公开数据,新建的花卉类园区面积超过10万亩,预计固定资产投资有望超过两百亿元,且不含运营费用,靠民营企业或许很难有这么大的支撑力,必须要找靠山。


产业集群带建设是件好事,可转头发现,这与几个月前轰轰烈烈的拆棚运动形成鲜明对比。不解的是,位于嵩明的省级花卉园区也被拆了上百亩。


五、规则


不仅在云南,最近我们听到、看到的花卉园艺、园林苗木园区及花木市场规划项目不少,农业富民不富县,以嵩明为例,园区花卉年产值9亿元,贡献的税收仅有300多万元,但解决了8000人的就业问题,而且普遍属于技术工种。


所以,此类项目争取顶层支持需要兜兜转转,对于云南而言,“云花”与产业扶贫是两张好牌,筑巢引凤的最基本思路或许就在此,内需不够,招商来凑。


可引凤凰不能搭鸡窝,游戏规则制定需要有稳定性,因为这是企业经营的根本,对于花卉园艺或者大农业企业而言,最大的稳定性来自土地与赋税,前者一直很重要,后者越来越重要,初级农产品虽然免税,但企业经营者的这根弦也得绷紧了。


2019年7月,“三家企业涉嫌百合种球走私案”在昆明中院开庭审理,如今还没有盖棺定论,国内与欧洲,都在等结果。


有时候规则就像蚂蚁走的路,在路线上划一道,蚂蚁群就晕乎乱撞了,得好一阵才能找回方向,规则明确稳定才能持续做好“带头”大哥。

-END-

声明本文编选自艾比园创,本条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