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切换风格
花拾网 首页 花拾网 花拾资讯 查看内容

【采薇专栏】花草之妙 直指人心——上海池坊花展观感

时间 : 2019-6-27 15:47

作者 : 花拾小编 来自:中国花卉报

 查看 : ( 64 )  评论 : ( 0 )

摘要 : 2019年6月7日到6月9日,上海云间美术馆池坊花展,因家元四十五世池坊专永率队,以一众池坊中央研修院教授创作的作品,吸引了国内众多花道研习者参观。出得电梯,就看见美术馆玄关入口处,一处标明“池坊”二字的花道 ...

2019年6月7日到6月9日,上海云间美术馆池坊花展,因家元四十五世池坊专永率队,以一众池坊中央研修院教授创作的作品,吸引了国内众多花道研习者参观。


出得电梯,就看见美术馆玄关入口处,一处标明“池坊”二字的花道作品。那巨大的花器立于高台和垫板之上,敞口细足,完全不同于中国绘画中的历代花器之造型,却又有脱胎于中国青铜器的痕迹,只是线条更为简练现代。最妙的是数种不同的植物在花器之上,根部宛如一枝丛生,从中间过渡到高处,又慢慢向四周散开,枯木苍劲、枝叶婆娑,仿若重山林泉,而根部在池坊中称为“水际”,讲究一束而起,水面则是如一轮圆月。植物之间的空间感和相互掩映,高下之间力量的平衡,的确是气势撼人。


展览入口处的立花


到了门口,才知道由于参观者众,要排队耐心等待。与日本不同的是,在此排队的多是年轻人。进到美术馆,左边入口处到一面墙,如悬挂作品一样,精心设计出池坊的历史,也是日本插花艺术的诞生和发展史,从有书面记载的池坊《专应口传》以前的花作的模样,直到现代插花的前卫运动,感觉日本历史中对花道的重视,甚至媲美中国历代对诗文的重视。花已不再是花,而是心灵的释放和寄怀。


沿着一墙的池坊文献走进去,是上海支部的主展厅,最先吸引我的,是入口处的几组生花作品。日本室町时代以来,池坊作为立花之大家,一直居于日本花道届的中心,立花为皇室、僧侣、武士阶层所独有。然而,到了江户时代,随着市民阶层的兴起和幕府引入中国的儒学思想,令人赏心悦目,享受简单快乐的生花流行起来,未生斋一甫结合周易的思想,规范了生花的花型,也创立了未生流。生花的制作方式,也被池坊所吸纳,如今许多池坊入门的学生,都是从三枝同种植物的生花,进入池坊的世界。


以上为生花作品


生花区域之后,是五彩缤纷的自由花区域,池坊的生命力,很大程度在于善于吸收学习各个流派的妙处。如生花是对江户时期兴起的庶民插花的学习,而自由花重造型,重色彩,擅长使用西洋花卉,无不让人想到明治维新之后直至二战结束之后,日本对于西方强国的学习。自由花的区域,可以看到日本的花道是随着居室和外部空间的改变而改变的,当和室已经不再流行时,立花和生花也把生活插花的主人地位让给了自由花。自由花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趣。但是似乎没有西方现代插花撼人心魄的体量和丰富的色彩,仍然具有日本花道中那种纤细的、微妙的情绪。


以上为自由花作品


进入立花区,才看到专永家元的立花大作,和玄关处的立花有相似的情绪,只是植物的安排更加个人化。说个有趣的发现,因为立花诞生于日本书院造建筑中,在当年多是从正面欣赏的,很像一个千手观音的舞蹈队伍一字排开,所以从画册上欣赏,总觉得作品是平面的,有欣赏浮世绘的趣味。但是现场看到家元的立花,才发觉虽然是单面欣赏,但是在植物安排上,立花是非常注重空间感和透视性的,真的是池坊专应口传书中:“以涓滴之水、尺寸之树,呈江山数呈之景象,俱瞬息万变之佳兴,正可谓仙家之妙术也。“让我想到中国的历代画论,甚至有一种假设在心中诞生——日本的花道审美,是不是源于中国的山水画论?


池坊专永立花作品


以上为立花作品


现在,日本花道在中国传播日益广泛,而中国插花文化相信会在这样的交流中,不断完成自身的传承创新,在未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期待这样的一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